[我要登入] [免費註冊]

電書朝代:維多利亞州「多元文化卓越獎:多元文化行銷獎」得主(澳大利亞)

臉書專頁 推特專頁 部落格 新浪微博 訂閱電子報 書目下載 (PDF)

 
   

電書朝代中文電子書店:書市話題:創作相關

運用群眾創造文學作品的張力

 

儘管創作是個孤獨的事業,作家卻不一定都愛靜,也並非總是要「鬧中取靜」——越是紛雜吵擾擁擠不堪的群眾,往往越能提供作家瞥見微妙人性的機會。

群眾有很多種,其造成的能量和氣勢不一,卻最能讓作家刻骨銘心,特別是參加演唱會或觀看球賽的時候。在融入人群之際,作家最能感受到人類的共通性、社會性,同時也體會到個體的獨特性、孤獨性。這兩者之間的強烈對比充份展現出人性的掙扎,因而讓作家創造出文學作品的張力。

文學作品中的群眾可以只是場景的一部份,然而真正熱愛文學的作家和讀者都知道,作品中的每一個元素應該都有存在的必要和理由,正如電影中的每一個「秒格」都不能輕易浪費,每一次浮光掠影都必須能觸動觀眾的心弦。作家如果能善用群眾,在作品中就能充份襯托出主角的個性和行動,這比用千言萬語細細描繪更有用,也更有效果。

比方說,主角因為群眾有意或無心的阻攔而無法接近自己的目標(例如《新月》(New Moon) 中的貝拉極力要擠過廣場群眾去阻止愛德華洩漏自己的真實身份),或因為群眾的激烈情緒而觸動自己的想法或感覺(例如《超時空接觸》(Contact) 中的群眾抗議讓天文學家艾麗思索科學和宗教之間的異同)。

換一個角度看,群眾對於主角的反應可以突顯其地位(例如《魔女嘉莉》(Carrie) 中的群眾因為懼怕嘉莉而逃離,或《大亨小傳》(The Great Gastby) 中的群眾因為盲目熱愛蓋茲比而蜂擁參加他舉辦的宴會,或《紅字》(The Scarlet Letter) 中的海斯特因為佩戴紅字而被群眾嫌惡),群眾對於主角的缺乏反應則足以彰顯後者的顯明存在(例如《黑色星期日》(Black Sunday) 中看球賽的群眾絲毫不知道大難已經臨頭,或《阿甘正傳》(Forrest Gump) 中的群眾誤把擴音器的失靈當成阿甘的沉默)。

尤有甚者,作家對於群眾的描述可以暗示某個場景的特性,這種描述可以是明示,也可以是暗喻。比方說成語「人山人海」、「車水馬龍」、「門庭若市」、「客似雲來」、「密不透風」、「水洩不通」、「櫛比鱗次」、「千軍萬馬」和上面用過的「熙來攘往」說明群眾的熱鬧,形容詞如「一窩蜂」、「爭先恐後」、「群情鼎沸」、「百家爭鳴」、「如火如荼」、「怨聲載道」和上面用過的「蜂擁」說明群眾的熱切情緒或行動,成語「洪水猛獸」、「三人成虎」和「眾口鑠金」說明群眾力量的可畏,所謂的「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中國流行的「高山低頭,河水讓路」和楊萬里的詩句「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出前村」則指稱群眾力量的難以預測或控制。

至於群眾和個人之間的對照,或許最能說明主角在決策或行動方面的關鍵性。「博採眾議」和「集思廣益」當然好,「博施濟眾」和「弔死問疾」也不錯,「身先士卒」和「一馬當先」令人敬佩,「鶴立雞群」和「出類拔萃」則令人羨慕。「十目所視」和「看殺衛玠」說明群眾對於個體的壓力,「眾望所歸」當然最棒,如果想「一手遮天」就要小心「眾怒難犯」,至於「譁眾取寵」和「妖言惑眾」就大可不必了。

寫到這裡,不禁想到,中國文學史上的能人賢士似乎都得「離群索居」才會受歡迎,例如陶淵明雖然「結廬在人境」,卻能「而無車馬喧」,因此才能「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而諸葛亮要不是躲在偏遠的臥龍崗上,又怎麼能引得劉備「三顧茅廬」?至於無論是不是「絕代有佳人」的女士們,最好都能「深居在幽谷」,這樣才能像《詩經》所說的那樣「溯迴從之,道阻且長」或「溯遊從之,宛在水中央」。要是動不動就來個「烽火戲諸侯」,妄想「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那可要引得千古罵名了。

Image thanks to: Samizdat Blog, "In Solitude, In Multitude: Crowds and Poetry".

 
 

電書朝代:維多利亞州「多元文化卓越獎:多元文化行銷獎」得主(澳大利亞)

創作獨立,出版自由!

[關於電書朝代][服務項目][合作夥伴][常見問題][聯絡我們]

電書朝代為澳大利亞 Solid Software Pty Ltd 所經營擁有。Copyright © 2019 eBookDynasty.net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