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书朝代:领先中文电子书出版的潮流

新浪微博 噗浪专页 脸书专页 推特专页 博客 订阅电子报

     
简体中文站
     
合作伙伴
新到作品
抢先预购
站主推荐
作家特写
         
电书朝代
> 回到首页
> 回到书市话题
 
电子书分类
> 文学小说
> 散文评论
> 人文科普
> 风格养生
> 家庭亲子
> 专业职涯
 
读者须知
> 订购方式
 
作者须知
> 合作方式
 
电书朝代接受线上付款
 
电书朝代:书市话题:马其顿的斯特鲁加诗歌节 by 北塔
   
马其顿的斯特鲁加诗歌节 by 北塔
   

一、新闻稿

2013 年八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七日,由马其顿共和国中央政府文化部主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单位协办,第五十二届斯特鲁加诗歌节 (Struga Poetry Evenings) 在马其顿南部著名的湖滨度假胜地斯特鲁加市 (Struga) 隆重举行,来自全球近五十个国家和地区的一百名诗人应邀出席。其中外国诗人约五十名,中国诗人北塔与龙泉出席。

诗歌节活动极为丰富,期间,光是读诗会就举办了十七场之多,有国际的,也有国别的(马其顿、俄罗斯和斯洛伐尼亚),有户外的,也有室内的(主要是剧场和教堂),有大型的(读者多达二十五人,听者多达数千上百),也有小型的(读者不到十人,听者不过数十)。

还颁发了五个诗歌奖,其中最重要的是年度诗人奖,称为 “金环奖” 或 “金花环奖”,今年摘取桂冠的是来自墨西哥的诗人,荷西.埃米利奥.帕切科 (Jose Emilio Pacheco, 1939- ),他还是小说家、文学评论家、翻译家,曾获西班牙格林纳达诗歌奖和份量仅次於诺贝尔文学奖的塞万提斯奖。他已经七十四岁高龄,只能坐在轮椅上,被推来推去,选择性地参加各种活动。

诗歌节还举办了多种书刊推介会,包括每年专门为诗歌节印製的马其顿文和英文双语诗集《来自五大洲》的诗,收录每位参赛者的三首诗作,其中第一首为双语诗,对照文字为英文。另有多次酒会(其中在宾馆露臺上举办的鸡尾酒会是文化部长亲自主持的招待晚宴),还举办了研讨会,主题是 “语言之间的 ‘战争与和平’”,配有英语和马其顿语之间的同步口译。

诗歌节上所展示的艺术门类,还包括绘画、音乐、雕塑、舞蹈、摄影等等。马其顿人酷爱音乐,宾馆、酒吧、会场、树林、遊船、饭馆等等,到处都有音乐。马其顿和土耳其一样,由於地跨东、西方,所以虽然属於欧洲国家,音乐中明显可以听出阿拉伯音乐的旋律、节奏和情调;另一方面,他们受英、美的流行音乐的影响也非常大;总之,可谓是东、西方艺术结合产生的宁馨儿。舞蹈则一般都由少女表演,穿著白色的纱裙,非常圣洁、纯粹,每当我看著她们翩翩起舞,就不禁想像:这是人类最天真烂漫的古希腊艺术场景的再现。

诗歌节的举办地不仅仅是斯特鲁加一个地方,还包括首都斯科比耶 (Skopje)、与斯特鲁加近邻的历史文化名城奥赫里德 (Ohrid)、与希腊接近的南部城市傑夫格里雅 (Gevgelija)、 北部城市库玛诺沃 (Kumanovo)、以及水稻之乡科查尼 (Kocani)。主办方的良好用意可能是:让诗歌艺术的种子随著诗人的脚步,灑向马其顿全国,让各个地方的人们都能分享诗歌节的荣耀和快乐;同时,让诗人们尽可能多了解马其顿的各个地方,从而见證马其顿这个诗歌共和国的魅力。

柏拉图说,要把诗人赶出共和国(有人翻译成 “理想国”,其实是同一个词),马其顿政府和人民把诗人们重新请了回来。事实證明,诗人们不仅没有像柏拉图所猜忌的那样胡作非为,而是给共和国增添了色彩、欢乐、声望和力量。柏拉图的学生是亚里斯多德,亚里斯多德的学生是亚历山大大帝。亚氏说,“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亚历山大大帝是马其顿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他恐怕是深懂亚氏这句名言的。如果大帝的後世子民没有对亚氏思想的深刻领悟,没有继承大帝的天真和魄力,恐怕不可能违背他祖师爷的偏见式教导的。

无论是正式和非正式的交流,还是文化考察,还是风光遊览,与会诗人们都啧啧赞叹:此次诗歌节之行,收穫极丰。

二、概说

斯特鲁加诗歌节是世界上历史最久的诗歌节,也是份量最重、规模最大的国际诗歌节之一。

先说历史之久。今年已经是第五十二届。环顾寰宇,有几个诗歌节能坚持那麽久?世界诗人大会也算是老牌的国际诗歌盛会,但今年即将在马来西亚举行的是第三十三届,第一届是在 1969 年举办的。斯特鲁加诗歌节的头一砲是在 1962 年轰响的,那时是作为前南斯拉夫内部一份子的马其顿共和国的活动,初创时的规模和影响都不大,第二年,即 1963 年,就升格为整个南斯拉夫的活动了。第三年,即 1964 年,进一步扩展为国际性的,再经过几年几届的成功举办,一跃而具备了世界性的规模和影响。他们追溯历史是从 1962 年肇端的,所以到 2013 年是第五十二届。我注意到,在马其顿人自己提供的各种材料中,诗歌节的名称里没有 “国际” 字样,因为斯特鲁加国际诗歌节是从 1964 年才开始的,到 2013 年是第五十届。

大家都知道,搞国际会议,尤其是国际诗歌节,是很麻烦的一件事,然而极为难能可贵的是,从创办到今年,斯特鲁加诗歌节每年八月举办一次,即便巴尔幹半岛种族衝突不断,战火连绵——波斯尼亚战争、科索伏战争、甚至短暂的内战以及南斯拉夫的解体——诗歌节也从未中断。我不得不慨歎马其顿人的执著与坚韧,及其对诗歌女神的那份赤胆忠心。每个国家和民族都有一大批为缪思女神献身的诗歌功作者,但以国家行为的方式,以半世纪之久的耐力,表现这种集体现身精神,真可说是举世稀罕。

再言其份量之重。斯特鲁加诗歌节被公认为世界三大国际诗歌节之一。无论是谁在排位,它都稳居老二,老大和老三却都有不同的说法。如老大,有人说是荷兰鹿特丹国际诗歌节 (Poetry International Festival, Rotterdam),也有人说是波兰华沙之秋国际诗歌节 (Warsaw Autumn International Poetry Festival);老三也有两种说法:哥伦比亚的麦德林国际诗歌节 (International Poetry Festival of Medelin),或加拿大的自由河国际诗歌节 (World Poetry Canada International Peace Festival)。按照青海湖诗歌节的官方说法,目前排名前七的诗歌节是:波兰华沙之秋国际诗歌节,马其顿斯特鲁加国际诗歌节,荷兰阿姆斯特丹国际诗歌节 (Amsterdam International Poetry Festival),德国柏林国际诗歌节 (Berlin International Poetry Festival),哥伦比亚麦德林国际诗歌节,义大利圣玛莉诺国际诗歌节 (San Marino International Poetry Festival),以及中国的青海湖诗歌节 (Qinghai Lake International Poetry Festival)。

诗歌节最重要的是要有重量级的诗人参加。在这一点上,斯特鲁加可以极端自豪,因为包括奥登 (W.H. Auden)、休斯 (Ted Hughes)、希尼 (Seamus Heaney)、聂鲁达 (Pablo Neruda)、蒙塔莱 (Eugenio Montale)、艾伦.金斯伯格 (Allen Ginsberg)、布罗斯基 (Joseph Brodsky)、威廉.S.默温 (William S. Merwin)、桑戈尔 (Leopold Sedar Senghor)、阿米亥 (Yehuda Amichai)、博纳夫瓦 (Yves Bonnefoy)、阿多尼斯 (Adonis)、特朗斯特罗姆 (Tomas Transtromer)、北岛和大网信 (Makoto Ooka) 等国际著名诗人都曾应邀出席,其中希尼、聂鲁达、蒙塔莱、布罗斯基和特朗斯特罗姆都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也许正是因为斯特鲁加诗歌节如此了得,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给予了支持,是正儿八经的协办单位之一。

再说其规模之大。这里的规模可以用两个指标去衡量:出席诗人的数目和他们所来自国家的数目。每年到会约一百名诗人(其中五十名外国的和五十名本国的),还有嘉宾和随员。根据我参与国际会务的经验,请一名外国人的工作量,相当於至少请五名本国人。哪怕以十三亿人口的中国标準来看,一百个不同国家的诗人聚会,也是相当大的了,更何况马其顿乃蕞尔小国,全国人口只有两百多万,斯特鲁加则只有十多万,如果放在中国,她只能算是个中等规模的镇子,甚至小镇(本人的出生地是苏州郊区的一个镇子,总人口已达到四十万)。我知道,鉴於中国国情,我们的很多城市可能比斯特鲁加更大也更富,但至少在最近的一百年内办不了那麽伟大的事!每每想到此,我不禁对斯特鲁加暗自惊叹。

斯特鲁加诗歌节参与诗人的名额是严格受限的。一般一个国家受到邀请的诗人大概在一到两名,因为组委会特别注重国家、民族和语言的多样性。如果来自同一个民族国家、操同一种语言的诗人就有十名,那麽其他民族和国家的诗人就要减少八、九名,会在很大程度上牺牲掉诗会的多样性。因此,今年美国只有半个(维克多.努内兹先生 [Victor Nunez] 虽然在美国的大学里教书,但他生於古巴,更喜欢自称为古巴人;我认为他是半个美国人,半个古巴人),英国和德国分别就一个,法国是一个半(一个是美女诗人奥爱丽娅 [Aurelia Lassaque],另一个是乌斯曼.萨尔先生 [Ousmane Sarr-Sarrouss],他虽然已在法国生活工作了十多年,但他生於非洲的塞内加尔共和国,更喜欢自称为塞内加尔人,他在斯特鲁加街头临时印製的名片上,只写塞内加尔,没有他在法国的任何信息)。

今年俄罗斯去的诗人比较多,大概有五、六个吧。什麽原因呢?有人会自己戴著意识形态的眼镜去猜疑说,那是当年社会主义阵营留下的意识形态关係所导致的。我到马其顿才知道,二次世界大战後,马其顿也好,南斯拉夫也好,大部份东欧国家之所以与苏联结成社会主义阵营,故然有政治黏力和军事强力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或者说更具有决定性的因素是:他们所操的语言主要属於斯拉夫语系,他们所奉的信仰主要属於东正教。而这些文化的、宗教的因素,绝对不是二次世界大战後才产生的,而是要悠久得多,绝对不是哪个十九世纪末才时髦起来的主义所能涵盖的。(当然,也有一些例外,比如匈牙利。2009 年,我率中国诗歌代表团出访匈牙利,并参加第二十九届世界诗人大会,在布达佩斯等地做了一些考察和思考。匈牙利的主要宗教是天主教和新教,其次才是东正教。匈牙利语又名马札尔语,属於乌拉尔语系中的芬兰—乌戈尔语族,与朝鲜语、蒙古语、阿尔泰语同属一个语系。)

马其顿虽然与俄罗斯相距遥远,但语言和宗教基本一样。马其顿人的宗教主要为东正教,其次是伊斯兰教,再其次是新教。马其顿语不仅属於斯拉夫语系,而且古马其顿语(也称 “古教会斯拉夫语”、“古保加利亚语” 或 “古斯拉夫语”)还属於最早的斯拉夫语系的文字。马其顿首都斯科比耶的中心广场被国内最大的河流瓦尔达尔河 (Vardar) 穿越而过,跨河的瓦尔达尔大桥 (Vardar Bridge) 初建於罗马统治时期,重建於十五世纪,桥的一端的一侧并排有两座雕像,是一对兄弟,即九世纪拜占庭帝国时期的希腊传教士圣赛瑞尔与圣梅瑟迪奥斯 (Saints Cyril and Methodius),正是他俩将希腊第二大城市赛萨洛尼基 (Thessaloniki) )的斯拉夫方言发展改进而成为可用於书写的古马其顿文,他们不但用它来翻译希腊文的文件与《圣经》,还用它来著述。因此,马其顿人骄傲地说,整个斯拉夫语系的文字的源头是在马其顿。

其实,甚至连文化和宗教的因素都不是俄罗斯去的诗人比较多的原因。最主要是因为今年诗歌节期间有两场专门的外国诗歌朗诵活动,一场是斯洛伐尼亚诗歌,另一场就是俄罗斯诗歌。

既然不是一个国家一名诗人那麽绝对平均,那麽,五十名外国诗人就不是来自五十个国家,也就是说,没有那麽多国家。我在诗歌节期间,问了几个工作人员,今年到底有多少个国家的诗人参会?他们谁也答不上来。後来,我透过数国旗,数出来 “四十三”

我们下榻的宾馆叫 Drim Hotel,宾馆前面就是全世界最美丽的湖泊之一——奥赫里德湖 (Lake Ohrid),右侧则是湖水延伸出来的一条河,与宾馆几乎同名,叫 Crn Drim,英文译作 The Black Drin。Drin 一词在中文里惯常被音译为 “德林河”,如上海译文出版社 1995 年印製的《英汉大辞典》就说,“德林河,源於南斯拉夫南部,流经阿尔巴尼亚,注入奥赫里德湖”。我以为这种译法不妥,因为 Drin 在马其顿语里的意思是 “鹿”,大概是比喻水流之速、河身之瘦(此河虽长,但比较窄)。德林河其实相当长,流经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两个国家,在马其顿境内叫 Crn Drim,意为 “黑鹿河”,在阿尔巴尼亚叫 Drini i Zi,意为 “白鹿河”。“注入奥赫里德湖” 之说也有问题,因为 “南斯拉夫南部” 就是马其顿,或者更具体说,就是斯特鲁加,就是我亲眼所见的奥赫里德湖入河口。按照《英汉大词典》的说法,“鹿河” 通过 “黑”、“白” 两道,出於奥赫里德湖,又入於奥赫里德湖,可谓有始有终,始终如一。这倒也符合鹿的性格,据说,鹿是一种喜欢回头的动物。但是,事实上,在阿尔巴尼亚境内,“白鹿河” 分为两条支流,一条流入亚得里亚海,一条流入布纳河 (Buna)。因此,鹿河并没有出尔反尔地回到奥赫里德湖。

“黑鹿河” 穿城而过,可以说是斯特鲁加的母亲河。所以,斯特鲁加人喜欢拿她的名字来命名其他事物。我们的宾馆名字的确切译文可以是 “鹿苑”。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有人把 Drim 音训为 Dream,解释为 “梦幻”,虽不确,但很美。如是,我们的宾馆可以译作 “梦幻宾馆”(全球最大的旅馆预订网,缤客网,直接把它翻译为 “梦想宾馆”),甚至比 “鹿苑” 还要美丽、浪漫。记得八月二十一日晚上,我们到达斯特鲁加,抵达宾馆时,天已经黑了,湖边沙滩上到处亮著微暗的黄色灯光,真让人如入梦境。我觉得,用音译法译成 “德林” 或 “德里木” 这些味同嚼蜡的词,使宾馆和河流的诗意和情感在翻译中都被剥夺掉了。

宾馆大门的左侧就是著名的 “诗桥”,过桥,右拐後的一段河堤上,竖立著许多旗桿,上面飘扬的是各国国旗,表示今年参与诗人所来自的国家。我数的就是那里的国旗。後来,我去向本届诗歌节组委会主任米德先生求證,是否有来自四十三个国家的诗人参加了本届诗会。他说,实际上可能还要多一些,但不会超过五十。

斯特鲁加诗歌节是马其顿国家级的官方行为,由马其顿中央政府文化部主办。在开幕式上,文化部的美女部长以坚定的语气说,中央政府和文化部将一如既往地支持诗歌节。文化部专设诗歌节组委会办公室,有人有房有设备有经费,是日常性的办事机构。这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斯特鲁加区和斯特鲁加市的地方政府也提供了各种资源和便利。而且,还有企业赞助。本届赞助企业有三家,一家电信公司,一家交通运输公司,还有一家零售商,似乎都是大企业,但是否是国有大企业,我没有细问。

因此,诗歌节还是显得比较阔气,招待得也比较高档,吃、住、行、考察、媒体报导、会场佈置、翻译、印刷、出版等,一应会务全部免费提供给与会者,而且住的是当地最好的宾馆,在房间里开窗就能看到奥赫里德湖,地里位置可谓绝佳,宾馆还拥有一大片沙滩和浴场,只有住客才能享用。原则上每个与会者独享一个单间,房间里哪怕有两张床、甚至三张床,也由一人独用。每顿都是自助餐,从开胃汤到主食到甜点到水果、饮料等,有几十种食品,甚至有米饭,这让我们两个几乎一天都离不开米饭的中国南方人颇感惊喜。

诗歌节长达整整一个礼拜,我估算一下,平均每人每天花费在一千元左右,那麽每人七天就是七千元,一百人就是七十万元。也许,对於很有钱的或一向打肿脸充胖子的某些政府来说,这不是一个大数目。但其实马其顿还是一个欠发达国家,基础设施和城市建设还不如中国东部地区。从北方最重要的城市斯科比耶到南方最重要的城市奥赫里德、斯特鲁加之间的高速公路才刚刚开始修築。南北方之间隔著一座山,我在和马其顿的诗人们聊天时说,什麽时候能用隧道方式打通这座山?甚至修建铁路?他们的脑袋摇得像波浪鼓,连声说,那不知要等多少年哩,从政府到社会都没有那麽大的资金和魄力。我又问,不能引进外资吗?他们说,由於马其顿招商引资的软硬环境都不够完善,再加上欧债危机的持续发酵性影响,外资进来的不是多了,而是少了。据马其顿国家统计局消息,欧盟和巴尔幹地区国家经济不景气,对马其顿吸引外资的消极影响仍在继续,2013 年一月,马其顿吸引外资为三千八百四十万美元,同比下降百分之三十一。

“梦幻宾馆” 号称能给住客免费无线网路连接,但信号弱得严重。我每每看见大堂里有人拿著手机和电脑,像道士抓鬼似的,跑来跑去,力图寻找信号比较好一点的角落。我的电脑头两天还能在房间里上网,後来几天是到哪儿都上不去。我去柜台求援,服务员一会儿说技术人员就快到了,一会儿又说来不了了,我只好作罢。其实,整个宾馆号称豪华,但房间设施很是一般,电视机是中国二十年前的那种,好多频道还是黑白的。马桶的水箱有故障,水放得奇慢,很难冲掉污物,我请工作人员来修,他们的答覆是本来就是那样慢的。有一天我碰到总经理,他到过上海,倒是挺客气,亲自打电话过问,也不了了之。他们都有著南欧人的热情,但也有南欧人的懒散,服务意识不够,而且设备和技术更差强人意。

宾馆马路对面就是居民区,大概算是当地的豪华小区了,别墅、连体别墅都挺多。但从房子的样式到材料到周边道路,以及内部场地的建设水準和审美标準来看,放在中国,都在中等偏下。

以人口和财富的规模而论,马其顿只相当於中国中东部地区的一个地级市,甚至县级市,北京或上海的一个区。那麽,到底是什麽样的一种心态或考量,使得他们全国上下都在每年八月份投入一个礼拜来做这麽一件没有现实收益的事?而且几十年如一日地矢志不渝?

据我分析,这还得要追溯到马其顿远古历史上曾经有过的儘管是短暂的辉煌。

在早期青铜时代,一批操希腊语的部落迁至马其顿,後逐步分批南下,但有一部份人仍留在北希腊。可能在公元前七世纪,这些留下来的人之中的一支建立了马其顿国,他们崇拜希腊的神祇,特别崇拜宙斯和赫拉克里斯。进入公元前四世纪,马其顿一跃而成为希腊北部的重要国家。当时的国王腓力二世(公元前 359 - 336 年)凭藉马其顿方阵,平定了整个希腊,其子亚历山大後来整合了希腊的力量,开始东征,曾征服小亚细亚、波斯、埃及等地,把希腊文明传播到中东各地。亚历山大将巴比伦定为首都,建立起了世界历史上第一个横跨亚非欧的大帝国,自己也成为历史上第一个 “大帝”。

或许正是这份无与伦比的荣耀,让马其顿人不能释怀,让他们每每梦迴。儘管在亚历山大大帝英年暴卒之後,马其顿帝国随之土崩瓦解,那之後,马其顿一直没落到了今天,但他们决心做一件配得上那份荣耀得事,那就是斯特鲁加诗歌节。的确,透过诗歌节,马其顿受到了全世界的尊重和钦佩。诗歌节如同当年所向披靡的马其顿方阵,不过,它所征服的不是亚非欧的土地,而是人心。

北塔在颁奖盛典上读诗,後面站立者为马其顿著名演员、朗诵家,準备用马其顿文读北塔的诗。

龙泉在开幕式上读诗。

帕切科在颁奖盛典上读诗。

Images thanks to: 北塔,以及 Struga Poetry Evenings。

编註:这篇文章原本由北塔拟定的题目是 “蕞尔小国何以也能伟大如斯?——第五十二届斯特鲁加诗歌节在欧洲古国马其顿丰富召开”,特此声明。

 

   
电书朝代:领先中文电子书出版的潮流
[繁體中文站] [简体中文站] [English Site]
 
电书朝代为澳大利亚 Solid Software Pty Ltd 所经营拥有 (ACN: 084 786 498)
Copyright 2012 eBookDynasty.net 版权所有,翻印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