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登入] [免費註冊]

電書朝代:維多利亞州「多元文化卓越獎:多元文化行銷獎」得主(澳大利亞)

臉書專頁 推特專頁 部落格 新浪微博 訂閱電子報 書目下載 (PDF)

 
   

電書朝代中文電子書店:書市話題:創作相關

三個改進作品的好方法

 

2013 年 7 月:世界上幾乎沒有哪一部作品是百分之百完美的。即便是最傑出的作家也不能一蹴而就——不管作家創作的經驗有多豐富,都得一而再、再而三地持續改進作品,直到自己滿意為止。

美國著名作家威廉.福克納 (William Faulkner) 曾說:「就創作而言,你必須殺死自己所有的寶貝。」這充份說明,我們在改進作品的時候,為了維持整體的水準和風格,即便是自己喜歡的片段篇章也必須刪除。偵探小說作家雷蒙.錢德勒 (Raymond Chandler) 說得更好:「在早上把所有的東西嘔吐在你的打字機上,到了中午再把它們清除掉。」

作品的改進因此是一個相當殘酷的過程,然而作家如果不自求精進,快刀斬亂麻,無論是自己或作品都不會有所長進。以下介紹三個簡單的方法,可以幫助作家們改進自己的作品。

一、從第一頁開始。

不管是校對還是編輯,整個過程都可以從第一頁開始,這讓作家有機會梳理文句,挑改錯字,清除累贅和重覆的修辭,進一步保持每個段落的清晰通暢。更重要的是,這讓作家有機會一再審視自己所設定的場景、情節和各個主角人物——所有細節的發展都合乎邏輯嗎?時間和空間的起承轉合是否有自相矛盾或前後不協調的地方?主角人物的個性和心理發展都有足夠的文字證據支持嗎?從第一頁開始,讓作家能用讀者的眼光看自己的作品。

二、改進語法並刪除不必要的副詞。

一般受到讀者、論者和許多資深作家詬病的毛病是歐化語法,也就是把副詞或形容詞子句放在主詞和動詞前面。例如徐志摩的《再別康橋》剛開始的那句著名的「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放在詩歌裡極有意境,散文或小說中卻沒有「輕輕的我走了」這種寫法,只有「我輕輕的走了」。又比方說下面的幾個句子:

  • 「考慮到他目前沒有工作,我決定每個月資助他一點錢。」
  • 「踩著輕快的步伐,肩上掛著小皮包,她愉悅地到咖啡店赴約。」
  • 「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我只能呆呆地看著她。」
  • 「極輕微、極小心地,他躲在窗外窺伺著這一切。」

這四個句子都把副詞或形容詞子句放在最前面,對主詞的行動(也就是動詞)加以描述,讀起來卻很彆扭,也不符合中文的書寫習慣。也許有人會說,許多作家都這樣書寫,坊間的許多翻譯作品也都充斥這種筆法,讀者早就習慣了,何必吹毛求疵?這樣說的人不妨考慮一下電影《澳大利亞》(Australia) 裡的那句著名的「常理不見得就是真理」(Just because that's the way it is, doesn't mean it should be.)。 通順優美的中文最能吸引讀者,然而通順往往比優美更為重要。因此這四個句子可以改成以下的敘述:

  • 「我考慮到他目前沒有工作,決定每個月資助他一點錢。」
  • 「她踩著輕快的步伐,肩上掛著小皮包,愉悅地到咖啡店赴約。」
  • 「我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只能呆呆地看著她。」
  • 「他極輕微、極小心地躲在窗外窺伺著這一切。」

關於副詞的使用,在中文裡多半以「的」字或「地」字進行修飾,例如徐志摩「輕輕的」(或「輕輕地」)來了又走了,詩中那「軟泥上的青荇」也「油油的」(或「油油地」)在水底招搖,增添了無限的美感。然而以上面舉例的第二個句子而言,主角人物既然已經「踏著輕快的步伐」,心情必定不會太沉重,因此這「愉悅地」三個字就可以省略。以第四個句子而言,主角人物既然「躲」在窗外進行「窺伺」,行動自然會特別小心,因此「極輕微、極小心地」七個字也可以省略了。所以這兩個句子可以改成如下的敘述:

  • 「她踩著輕快的步伐,肩上掛著小皮包,到咖啡店赴約。」
  • 「他躲在窗外窺伺著這一切。」

這樣一來,句子的語氣更為簡潔明快,卻依然能表達完全相同的意思。讀者不用讀那麼多字,對於情節更能迅速掌握。

三、避免所有的俗套(也就是陳腔濫調)。

顧名思義,俗套或陳腔濫調就是那些(被別人)用得太多、太廣也太浮濫的詞彙或文句,像「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和「生命是一場永不止息的戰鬥」就是兩個很好的例子。俗套或陳腔濫調也包括各種過度引用的嘉言名句,例如「成功是百分之一的天才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和「死有輕於鴻毛,重於泰山」,甚至更包括各式各樣家喻戶曉、耳熟能詳、滾瓜爛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成語。

作家的責任在於創作,而創作的本質就在於創意。如果作家發現自己筆下出現「熟極而流」的時刻,一個句子開了頭,根本不用思考就能夠流暢地寫下去,那就是需要當心的時候了,因為這代表作家正往別人不知道走過多少次的一條路上走去。別人走過的路雖然平穩順遂,既方便又安全,卻會養成作家懶惰的習慣。懶惰的作家只會原地踏步,甚至節節倒退,不用多久就會失去讀者,更會引來論者和其他作家的責難與輕視。

所謂「熟能生巧」,就是能在慣常的語境之中開創新意,這不只適用於詞彙或文句,更包括情節的構思。比方說故事中的藝術家不一定要窮愁潦倒,生意人不一定要狡詐奸滑,青少年不一定要叛逆,父母親不一定要慈愛,警方辦案的時候不一定要出錯,犯罪的人不一定要十惡不赦,犯過錯而能悔改的人不一定要受到持續的誤解、懷疑和蔑視,好賭的人不一定要傾家蕩產,女性發生婚前性行為不一定要懷孕,懷了孕也不一定要在男朋友或女方家長的壓力之下墮胎,留學生和移民在國外更不一定要碰到種族歧視。

持續努力改進作品是作家的責任,在文字和情節上保持創新更是作家必須追求的目標。希望這篇文章提到的三項建議能對所有作家產生助益,從第一個字開始到作品最後的一個句點,都能達到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完美,也能讓自己滿意。

Image thanks to: "Top 5 tips: How to revise essay writing".

 
 

電書朝代:維多利亞州「多元文化卓越獎:多元文化行銷獎」得主(澳大利亞)

創作獨立,出版自由!

[關於電書朝代][服務項目][合作夥伴][常見問題][聯絡我們]

電書朝代為澳大利亞 Solid Software Pty Ltd 所經營擁有。Copyright © 2019 eBookDynasty.net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