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书朝代:领先中文电子书出版的潮流

新浪微博 噗浪专页 脸书专页 推特专页 博客 订阅电子报

     
简体中文站
     
合作伙伴
新到作品
抢先预购
站主推荐
作家特写
         
电书朝代
> 回到首页
> 回到书市话题
 
电子书分类
> 文学小说
> 散文评论
> 人文科普
> 风格养生
> 家庭亲子
> 专业职涯
 
读者须知
> 订购方式
 
作者须知
> 合作方式
 
电书朝代接受线上付款
 
电书朝代:书市话题:笔名的迷思 by 向日葵
   
笔名的迷思 by 向日葵
   

2013 年七月中,英美文坛上的大事之一便是以创作 “哈利波特” 系列著名的 J.K. 罗琳 (J.K. Rowling) 用笔名出书,销路平平,结果被其律师的太太的闺中密友向媒体洩密,记者调查之後予以揭穿,书的销售量立刻窜升到各个畅销排行榜第一名。据说罗琳在秘密被揭穿之後大发雷霆,律师和其事务所也立刻道歉,重金赔偿,所有款项也被罗琳捐给专门服务老兵的慈善机构了。

美国著名恐怖小说作家斯蒂芬金 (Stephen King) 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後,立刻讚扬罗琳的勇气,并说自己可以了解她的心情,那种以一介默默无名的作家身份自由创作、出版,而不受到自己现有名声的拖累的 “愉悦心情”。他同时也说,现在知道了这件事,真是等不及要读罗琳的这本新书了。

这倒是让我们想起部落格作家向日葵的一篇旧作《笔名的迷思》,且在这里转载,和所有喜欢斯蒂芬金的读者共享,也和大家一起思考关於笔名的一些课题。

*****

最近在看理察巴克曼 (Richard Backman) 的作品,一本书收录了四个中篇小说,都是相当精彩的故事。我一面看,一面觉得作家的风格果然是改变不来的,因为巴克曼只是个笔名,作家真正的名字却轰动到一说出来就会令人产生既定印象、乃至於俗套偏见。(知道的人请不要说出来啊!)既然作家有意用笔名写作,读者和论者多少也应该有雅量接受,并且试著探讨作家宁可用另外一种身份出现在文坛的原因。大家一起来玩遊戏,可过瘾呢!

作家当年决定使用笔名的时候,曾经提到,主要的动机在於探讨一个作家的成功 “究竟是出於运气还是天赋” (luck or talent) 的问题。我想,这个问题大概只有已经出名而成功的作家才会问吧,如果是名不见经传的作家,应该都还在起早爬黑地努力不懈,谁会有那份閒情逸致坐在那里等好运从天上降临呢?英文有句俗话说 “试了才知道” (You never know until you give it a go)。如果连笔都懒得拿(或是连电脑都懒得打开),又怎麽能期望自己写出傑出的作品而引起别人的注意?

作家早年以笔名出版了五本小说,销售量虽然没有像使用真名那样大鸣大放,却也还不错。只不过他後来被人发现自己竟然是以笔名写作,尴尬之下,只好把这几本小说用真名再发表一次,结果销售量竟然成长了十倍之多!这究竟是运气还是天赋的影响呢?也许只是人气?有趣的是,作家在使用笔名出版的时候刻意创造出一个虚假的身份,从教育背景到职业选择、再到家人朋友,所有细节应有尽有,现在却要 “赐死” 这个假身份,也难怪他灵感大发,把这整个经验又写成另外一部小说了。

作家一生中写了相当多的作品,有经验的读者都知道他的文笔有些玩世不恭的味道,大量引用流行歌词和其他文学作品,经常让书中主角的思绪自由流动(有时候甚至到了干扰阅读的程度),同时在交代书中人物背景的时候总是有些絮絮叨叨,囉嗦个没完。他在用笔名写作的时候,确实就这几个方面有所改进,七嘴八舌的份量减少了,笔调显得犀利而简洁起来,有时候甚至写实到残忍的地步。更重要的是,有心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作家的风格虽然没有变,态度却变得严肃起来,下笔也十分谨慎,如果不是题材的关係,也许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些作品其实是作家写出来的。

我一面读这本书,一面思考著许多关於笔名的问题。作家在书中提到自己多产,为了不使自己的作品大量淹没市场,也能够同时推出多馀的作品,才选择用笔名出版。我想知道的是,读者和论者对於作品的评价如何受到作家名声的影响,因此而产生一种拘束的关係,凡是封面上印了这位作家大名的作品都要以相同或类似的方法来加以观察、评论,对於作家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所有作品也会产生既定的期待。作家受到这种限制,多少会有脱离窠臼的欲望吧,如果说创作是为了追寻自由,那麽作家想要另外写出一片新天新地,也是自然的。

以华人世界的几位著名作家为例,读者和论者看到 “琼瑶” 这个名字就知道是爱情小说,“倪匡” 当然是科幻小说,“金庸” 自然是武侠小说,“余秋雨” 则是文化评论,“古华” 显然是伤痕文学,而 “莫言” 便是寻根文学了。如果今天这六位作家都决定来个 “乾坤大挪移”,纷纷用笔名另起炉灶,琼瑶写文化评论,倪匡写寻根文学,金庸写伤痕文学,余秋雨写爱情小说,古华写科幻小说,莫言则写武侠小说,那麽华人文坛在出现六位 “新生作家" 之馀,有多少读者和论者会认真地探讨这些作家的风格和笔调,乃至於孜孜不倦地追究他们究竟是谁呢?如果这些 “新生作家" 崭新的作品是傑出的,则读者和论者有必要找出他们真实的身份吗?如果这些作品只是普普通通,不值一提,是不是就更没有必要去知道这些 “新生作家” 是谁?

另一个相关的问题是,作家想要追求的目标究竟是什麽,对於自己的成就(或缺乏成就)有些什麽警惕和激励,其又想从读者和论者那里得到些什麽。如果说创作出版需要某种程度的虚荣心,作家不满足於欣赏自己的作品而梦想著和全世界分享,则笔名的使用是否代表不同的心态,一种作品便是一种新的风格,因此也需要一个截然不同的笔名?如果说作家是虚假的,不能坦然接受并肯定自己的成就(或缺乏成就),则笔名的使用是不是一种逃避,就算读者和论者在看了作品之後把作者骂得狗血淋头,终究也怪罪不到自己的身上?如果说作家是诚实而童叟无欺的,则笔名的使用究竟有没有意义?作家愿意把自己暴露在读者和论者面前到什麽程度?创作这种赤裸裸展现内心思想感情的过程,难道还不够吗?

也许笔名就像一副面具,就像歌剧院里面著名的魅影一样,作家一方面骄傲於自己的成就而急於找寻知音,一方面又因为某种原因而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这原因可以是自惭形秽(就算我写得再烂也没有人知道是我),可以是自我否定(就算我写得再好也请不要算在我头上),可以是自我挑战(我能不能另外创造出一个自己),也可以是对於读者和论者的挑釁(他们有没有可能知道这其实是我)。不管原因是什麽,作家都是在和读者及论者玩 “老鹰捉小鸡” 的遊戏,只不过作家不是那嘻笑著四散奔逃的小鸡,而是虎视眈眈的老鹰。作家的野心是不是想摆弄读者和论者於股掌之上?

回头再来说巴克曼,作家用这个笔名创作的小说至今为止都没有在台湾翻译出版,儘管他以真名发表的作品在本地多年以来一直是大大有名。我一面读他的书,一面想:透过翻译的角度,作家相同的风格和迥异的笔调在转换成中文之後,又会产生什麽样的改变?也许作家的中文译名也是一种笔名,毕竟中文读者所认识的作家和其作品的中文版本,和作家在英语世界中的表现广度与深度显然有相当大的不同。多了语言这一层隔阂(也许还要加上翻译的功力差异),读者和论者如何能够真正认识一位作家?有这个必要吗?谁能给我一些参考答案?

 

   
电书朝代:领先中文电子书出版的潮流
[繁體中文站] [简体中文站] [English Site]
 
电书朝代为澳大利亚 Solid Software Pty Ltd 所经营拥有 (ACN: 084 786 498)
Copyright 2012 eBookDynasty.net 版权所有,翻印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