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书朝代:领先中文电子书出版的潮流

新浪微博 噗浪专页 脸书专页 推特专页 博客 订阅电子报

     
简体中文站
     
合作伙伴
新到作品
抢先预购
站主推荐
作家特写
         
电书朝代
> 回到首页
> 回到书市话题
 
电子书分类
> 文学小说
> 散文评论
> 人文科普
> 风格养生
> 家庭亲子
> 专业职涯
 
读者须知
> 订购方式
 
作者须知
> 合作方式
 
电书朝代接受线上付款
 
电书朝代:书市话题:张翎《金山》的 “剽窃” 争议
   
张翎《金山》的 “剽窃” 争议 by 向日葵
   

俗谚说 “嫁出去的女儿有如泼出去的水”,这句话应用在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作家张翎的长篇小说《金山》一书上,真是贴切得很。这本书在中国的了一连串的奖,卖出了电影和电视版权,英文版权还由台湾经纪人售到全世界至少十二个国家,其成就至今还是各界津津乐道的对象,但是《金山》同时也在中国和加拿大因为涉嫌 “剽窃” 而引起轩然大波,却不见一向消息灵通的台湾媒体和文学界有任何讨论。

《金山》一书于 2009 年八月在中国出版,繁体中文版于 2010 年三月在台湾推出,其在张翎的居住国加拿大的版权由企鹅出版社 (Penquin Canada) 买下,经过英国译者 Nicky Harmon 女士一年多的翻译,英文版于 2011 年十月推出。然而在这本书最初出版之后,中国各界便掀起了这本书 “剽窃” 一系列加拿大华人作家英语作品的争议,消息传至加拿大之后,令这几位作家大吃一惊,在与企鹅出版社交涉不果之后,于 2011 年十月正式向加拿大法院提出告诉。

关于此案的争议,最显著的部分在于张翎的《金山》“剽窃” 诸如郑蔼龄 (Denise Chong) 的《姨太太的孩子们》 (The Concubine's Children)、李群英 (Sky Lee) 的《残月楼》(Disappearing Moon Cafe)、崔维新 (Wayson Choy) 的《玉牡丹》(The Jade Peony)、以及余兆昌 (Paul Yee) 的《鬼魅列车》(Ghost Train)、《死者的金子》(Dead Man's Gold and Other Stories) 和《收骨人之子》(Bone Collector's Son) )等作品。由于这四位都是赫赫有名的华裔加拿大作家,写的作品都奠基于其先辈作为华人移民在加拿大挣扎生存、吃苦受难的往事,一旦他们认为有人 “剽窃” 了他们的作品,受到的冲击和所产生的愤怒情绪自然也不同凡响。

值得注意的是,这四位华裔加拿大作家都不能阅读中文,他们的作品也几乎没有中文翻译,因此他们自己和一般读者都没有办法确认张翎的《金山》是否真的 “剽窃” 了上列 多部作品。在《金山》于中国推出简体中文版后,网络上便开始流传一个据说是 “加拿大学者” 的指控,这位身份不明的人士随即被张翎的支持者攻击得体无完肤,至少一位著名且确实为学者的加拿大华人更被指认为 “始作俑者”,而遭到一连串恶毒的攻击、辱骂、毁谤、乃至于对其孩子的死亡威胁。在此之后,网络上陆续出现了据说是确实比较过《金山》中文版和上列多部英文作品而提出的诸般证据,证明前者确实 “剽窃” 了后者的多种内容细节,但是提出这一系列证据的人又因为网络上拥张、反张两派的激战而不敢负责,导致整件案子目前还是疑云重重。

也许有人会说,找个公正公开的第三者来详细比较这几本书的内容,一切争议不就解决了?更何况《金山》现在出了英文版,要比较起来不是更方便吗?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在企鹅出版社买下《金山》的英文版权后,上述四位华裔加拿大作家联名请出版社严肃看待这件案子,出版社随即请《金山》一书的英文翻译 Harmon 女士自己来做比较,她研究了几个星期,终于作出 “没有剽窃” 的结论。企鹅出版社随即声明,认为《金山》和上述多部作品在情节上确实有类似之处,但是那算是一般华人移民在海外共同而普遍的经验,因此不能称为 “剽窃”。话虽然这样说,企鹅出版社却又拒绝公开 Harmon 女士的结论报告,故而让原本难解的案情更加扑朔迷离。

那么,张翎的《金山》涉嫌 “剽窃” 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呢?首先是郑蔼龄的《姨太太的孩子们》 书中有一个中国女人嫁给加拿大的华人移民为妾,在一家酒馆当女侍来养活丈夫远在中国的原配和子女,而《金山》一书也有这样一个脚色。在余兆昌的《死者的金子》一书中,有一个勤劳的农场主人因为不肯在金钱上支援爱赌博的亲戚而遭到后者的妒恨,而《金山》一书里也有这样一个脚色。在余兆昌的另一本书《收骨人之子》中,有一个华人少年为一对白人夫妇帮佣,被人欺负的时候由女主人出面救援,《金山》一书里也有这样一个脚色。

以上这些情节类似之处,确实都可以解释为 “一般华人移民在海外共同而普遍的经验”,这是熟读海外华人历史和当前许多海外华人作家作品的读者和论者所可以肯定的。过去到海外出劳力赚钱的许多华人不肯或不能把一家大小搬迁到海外,在异乡却又孤单寂寞,因此娶妾,而这些梦想着嫁到海外过好日子的女性又得吃苦耐劳以养活丈夫留在中国的妻子和众多子女亲友,这是不争的事实。海外华人移民之间更经常有摩擦,同宗族的亲朋好友可以为了钱反目成仇,乃至于进行凶杀报复,也是不争的事实。至于有华人为白人帮佣,甚至和白人发生关系或结婚离婚,更是不争的事实。

然而在崔维新的《玉牡丹》一书中,有一个华人移民在加拿大当廉价劳工修筑铁路的时候救了白人工头一命,自己却因伤致残,两人后来成了好友,华人移民后来也从工头的家属那里得到经济上的报偿,而《金山》一书里也有这样一个脚色,如果要解释成 “一般华人移民在海外共同而普遍的经验”,就有些离奇。更不用说,在李群英的《残月楼》一书中,有一个年轻的华人移民在危难中受到一个加拿大女人的救助,她本身是一半华人、一半原住民的血统,伸穿兽皮,在年轻华人移民发高烧的时候细心呵护,而《金山》一书里也有这样一个脚色和相同的细节,如果同样要解释成 “一般华人移民在海外共同而普遍的经验”,则更是令人难以置信。

我自己在 2010 年七月读完《金山》 这本书的时候,也在《金山的诱惑》一文中提到,“在这本书的后半部也看得到其他作家的身影,譬如方得法的儿子锦山必须靠在酒馆当招待的妻子过活,字里行间就出现了加拿大华人作家丹妮丝郑(即郑蔼龄)的那本著名的《姨太太的孩子们》书中的美英 (May-ying);方得法的女儿锦绣在广东省开平县教书时受到日军士兵蹂躏的那一幕,也让人看见了中国作家莫言笔下的那片 ’红高粱‘”。我同时提到,“到了这本书的后半部,作者试图从各方面书写加拿大华人历史的企图也逐渐明显,因为尝试太过,所以有些生涩不足,砖砌的痕迹也很常见。...... 像这本书描述方家第二代的两个儿子在加拿大生长求职、寻爱生根的过程,在几处地方便有些轻率牵强。” 这是单纯作为一个读者的感觉,却并非没有海外华人迁徙与发展历史研究上的认知和根据。

纵观这整件案子,值得各界读者和论者注意的有三点。首先是所谓 “剽窃” 的定义和其在不同文化社会中的普遍认知。“剽窃” 除了字句的抄袭之外,是否应该包括对于作品主题、情节、结构、文字、人物、乃至于人物的性情和经历的借用?如果把其他作品中的特色拿来重新排列组合,创造出全新的作品,则是否算 “剽窃”?这个问题,不单单是加拿大和中国的读者与论者在认知上有极大的差异,即便是在两地的文学界、学术界和法律界之间,只怕也有不同之处,更不用说是网络上的议论纷纷了。

因此,要真正判断张翎的《金山》是否 “剽窃” 了上述多部作品的精华,首先就得对 “剽窃” 进行准确的定义,然而不论这定义由谁提出,要获得加拿大和中国、乃至于全世界其他地区所有读者和论者的认可与遵守,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不如说,这件案子如今既然已经在加拿大进入法律程序,到时候便只有加拿大法院能作出判决,牵涉在此案中的作家、翻译和出版社到时候也必须遵守此一判决。至于其他不涉案的人会不会接受此一判决?到时候只怕又会掀起一场网络上的腥风血雨。

其次便是各界读者和论者对于此案的判断,如果真的要找出 “剽窃” 的证据,只怕非得由具有公信力、且熟悉中英双语的人士来彻底研读牵涉到的所有作品,才能说出个是非道理。当前张翎受到指控,主要是因为她写的是中文作品,涉嫌 “剽窃” 的却是主要以英文创作而不懂中文的华人作家,这些在海外出生成长的华人作家的作品却又极少有中文翻译,因而绝大多数不懂英文的中文读者不可能有比较《金山》和上述多部作品的机会。尤有甚者,这些不懂中文的海外华人英语作家请企鹅出版社调查此一 “剽窃” 问题,出版社偏偏又不请外人,反而找了《金山》本身的英文翻译来担此重任,调查报告出来之后又不肯公开,只是一味否认并逃避各界的诘问,也难怪这些作家要闹上法庭。

这其中同样牵涉到《金山》的英文翻译 Harmon 女士和企鹅出版社本身对于 “剽窃” 的定义,然而更重要的是作品的普遍性,也就是一部作品要怎么样才能达到广为人知的地步,这牵涉到作者本身的创作能力,出版社的推广能力,翻译的文字能力,更有读者的阅读能力。在中文和英文的创作、出版和阅读夹缝中,偏偏就冒出一部像《金山》这样难以让人比较的作品,英文的作者难以控诉,中文的读者难以判断,置身事外的各界人士努力叫嚣怒骂,真正有能力置身事内、也有能力和管道协助裁决的各方面却又因为怕事、贪利或其他因素而避重就轻。总的说来,真是好一团混乱!

也许身为读者的我们最有兴趣、却也最值得关心警惕的,便是我们可以接受一部作品到什么样的地步,我们可以因此而热血沸腾、生死相许,或是对其痛恨有加、非置其于死地而甘心,到头来有可以多么容易地因为他人严肃或轻忽的评论而改变我们自己的看法。网络时代也是民主的时代,但是民主的阵痛期就是一般人以为自己当家作主,因此可以骑到别人头上,把和自己意见不同的人都死死地踩在脚底下才开心,这种跋扈的做法可以把目标捧上九霄云端,却也可以把对方打下十八层地域,永世不得超生。张翎的《金山》固然是一例,那些支持或反对这本书、以及被别人误认为支持或反对这本书的人,也是一例。

网络时代的阅读已经不再是私密的个人享受,取而代之的是公开的分享和评论,尽管人人都有评书论书的自由,不容置疑的是,大部分的人在这方面的素养和水准还有待提升。爱书的人不应该当网络怪兽,阅读也不能成为宣战决斗的武器。许多话在现实生活中既然因为基本的道德规范而不能出口,就不应该利用网络匿名的机会大肆宣泄,乃至于对他人造成伤害。谨以张翎的《金山》涉嫌 “剽窃” 一案与所有的读者共勉,希望人人都能读好书,心平气和地讨论好书,可以理直却不必气壮,宁可打笔战也不要进行死亡威胁。

Image Thanks to: “Different Types of Plagiarism” at www.buzzle.com

 

   
电书朝代:领先中文电子书出版的潮流
[繁體中文站] [简体中文站] [English Site]
 
电书朝代为澳大利亚 Solid Software Pty Ltd 所经营拥有 (ACN: 084 786 498)
Copyright 2012 eBookDynasty.net 版权所有,翻印必究